🍓团子🍓

年轻人啊~

最近在重修《未妨》,不知大家怎么看

欢迎一起交流
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(11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璎珞不由得一惊,“是哪位瓜尔佳公子?”琼华看了她这副模样,笑了出声,“不是你哥哥,瓜尔佳·é™†ç¦»ï¼Œæ˜¯å¦ä¸€ä½ï¼Œä½ ä¼¯çˆ¶å®¶çš„瓜尔佳·æ­£åˆ™ã€‚”
璎珞松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若我要是有个高余馨那般的兄妇的话,我倒不如让我的哥哥孤独终老。”琼华伸手打她,“这世间,哪有你这般要咒自己哥哥的,要是被他听到,定是要收拾你的。”璎珞笑了笑,“陆离才不会做出如此之事,他最多,也就是下回捉弄我一番,来补偿他这回吃的亏。”
璎珞和琼华说笑着,午膳也用了大半。璎珞正要唤人来撤下席去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来了。璎珞停下来手中的活,向外张望了一眼,只见自己不久前撞到的那位蒙古少年来了。“你就是瓜尔佳格格?”那位蒙古少年开口问道。“正是,您可找我有何事?”璎珞回道。“格格的香囊掉在了沿路。”他手上攥着一个月蓝色的绣着一枝兰花的香囊。“璎珞再此谢过。”璎珞施了个礼。那蒙古少年脸上微微有些慌张的神色,“格格不必多礼,这是我应该的。”说罢,他便将香囊递到璎珞手中,随即就告辞,出了洞天深处。
琼华从内室笑着出来,“呦,这莫尔丹布莫非是看上你了?以前,我可从未见过他这般。”璎珞伸手,作势要去打琼华,琼华笑着将身子向后缩了缩,“诶,你怎能这样?”璎珞佯装生气,“人家不过是好心来给我送香囊,怎就成了你口中的那一番了。”琼华未回答璎珞的话,只是向璎珞絮叨着:“这莫尔丹布啊,是蒙古中最好的科尔沁部的世子……”
璎珞未听下去琼华的话,打了个哈欠,“好了,我困了,你若是还有精神头来留到今晚去太后那儿用膳的话,你就继续说吧。”琼华吐了吐舌头,如脚下生风般溜进了内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近总是不想写关键剧情,只是在做些无用功罢了,唉,愁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(10)

· cp   傅恒×璎珞
· 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· 年龄不符合史实

璎珞再见着皇上,心底终究是有些抵触的。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她如今倒也躲不掉了,微微欠身,向皇上福了一福,“臣女给皇上请安。”璎珞感觉到了皇上打量着她的目光,微微避了避。恰逢此时,琼华的人来叫了,随即就向皇上和璎宁道别。
“令嫔,这是谁家的丫头?”皇上心中开始对璎珞起了意。璎宁似乎觉察到了皇上的意思,“这是臣妾的义妹,瓜尔佳·ç’Žçžã€‚”皇上点点头,“看来瓜尔佳氏出美人这句话果然不假。”璎宁不再附和,将话题转了。
璎珞走在小径上,正沉思着,撞上了一个人,她抬起头来――这是一个不认识的蒙古少年。“姑娘可曾有事?”璎珞摇摇头,“是我冲撞了。”璎珞说完后,微微的行了一个礼,便走了。那蒙古少年望着陌生姑娘离去的身影,眼底里充满了好奇。
璎珞回了洞天深处,一面梳理着,一面问道,“不是说好我今日在令嫔处用午膳吗?怎么又把我唤回来了?”琼华伸手接了香巾,擦了擦手,“你当真不知道?”璎珞回道:“我能知道什么呀。”琼华笑了笑,“我倒忘了,你今日上午都不在,怎会听到呢?高余馨啊,”她顿了顿,“被赐婚了。”璎珞未等琼华接着说完,插嘴道:“是哪家的公子有这般的‘好运气’啊?”琼华知意,也掌不住了,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,“还能是谁啊,”她故意拉长了声音,“只有瓜尔佳氏的公子才有如此的好运气啊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大概今天还会有一更!
手机快没电了,悲伤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9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“尔晴,你做事怎如此鲁莽?”纯妃端起盖碗,面略有些许愠色的道。“回纯妃娘娘,这猫不知怎地,就突然受惊了,从奴才的怀里跳到了愉贵人的身上。”尔晴跪在地上答道。

喜塔腊·å°”晴知道,这么一只乖顺的猫,不可能会轻易伤人。定是纯妃在其中做了手脚,使得猫在她抱着经过愉贵人身边时,才会跳下去。她是个奴才,不敢乱说什么。喜塔腊·å°”晴在心中明确的知道,这是纯妃故意为之。若是自己出言解释,如被认为是顶撞,那自己定是不会好过。

苏静好久久未开口。末了,只是挥了挥手,让她下去。

喜塔腊·å°”晴知道,自己这时就如同入网的鱼儿有去无回了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重新会到皇后身边。她模糊的想起皇后似乎从诞下二阿哥后,就有体寒的毛病。

她回到自己的房内,从袖中取出祖父的书信,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“一月后,有贵人助你成事。”

一个月,倒是个说漫长不漫长,说短不短的时间。喜塔腊·å°”晴想着。坐到桌前,寻了只笔,写起了回信。

璎珞倒是乐得其所,她可终于把喜塔腊·å°”晴那个大祸害从仙女皇后那里送走了,至于纯妃要怎样待她,她倒也不想去打听。“璎珞格格!”明玉边跑边喊着她。“你可不知道,愉贵人今日可是差些小产呢!”璎珞早早就打点好了明玉,所以,这宫里的事儿她也能知道不少。“怎么了?”璎珞一脸疑惑。明玉停在了她身边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她说了。

璎珞听完后,面上却是严肃的很,“明玉,以后这种事儿,被有心人听了去,可是要掉脑袋的。”其实,倒也不至于如此,不过,被罚倒是一定的。明玉嘟囔着答应了。待明玉走后,璎珞随即也出了长春宫——她可不想再被和敬那个人小鬼大的小丫头给缠住了。

璎珞想着璎宁的话,看来,是该去给纯妃助助气了。

她打着去见苏惠然的幌子,光明正大的进了法源楼。纯妃与娴妃都如同前世一般,宫中无人不夸贤良淑德,两人也都选了佛门附近的住处。“纯妃娘娘可见到惠然姐姐了?”璎珞在请过安后问道。“这丫头,一天到晚都不见踪迹,你不如在我这儿等等她。”苏静好浅笑着答道。璎珞应了,坐在椅子上,看着喜塔腊·å°”晴。

“纯妃娘娘可听说了最近皇上罚了些不守规矩的宫女?”苏静好来了兴趣,直了直身,“璎珞可是怎样知道的?”璎珞笑笑,看来,演的还要再像些才是。“皇上罚了些与侍卫私通的,还有些与太监对食的。”纯妃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“这宫中可是容不得脏东西的。”璎珞怕再说下去,就会使纯妃起疑,便转了话题。

璎珞估摸着时辰,在掂量着她即将要走之时,又将话题引向了一直站着默不作声的喜塔腊·å°”晴。“我前几日听惠然姐姐说,纯妃娘娘将尔晴姐姐讨了过来。”她漫不经心的开口道。一直站在纯妃旁的喜塔腊·å°”晴听了有些心惊胆战。自己今日才被纯妃教训了一顿,若是再怎么样,那可就不好了。正在这时,苏静好开了口:“是啊,那日我见尔晴伺候皇后娘娘如此之好,便在醉酒之后,腆着脸向皇上与皇后讨了过来。”璎珞笑笑,“尔晴姐姐可不仅是伺候人伺候的好,我还听和敬公主说,尔晴姐姐的女红也很好。”璎珞听了听,拍了拍脑袋“前几日,我似乎还在一个侍卫身上见了尔晴姐姐绣的香囊呢。”纯妃故作惊讶状,“尔晴,还有这事?”

喜塔腊·å°”晴觉得这瓜尔佳格格来者不善。自己绣的香囊的确是到了富察侍卫手上,可是,富察·å‚…恒身为御前侍卫,怎会见到瓜尔佳·ç’Žçžï¼Ÿ

尔晴见此,只好跪在地上,“奴才心悦一位侍卫,还请娘娘成全。”璎珞看着苏静好的脸,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这也难怪她前世可以装成两面人。璎珞再想想自己,脸上的表情都快挂不住了,自己的大腿也被拧的快青紫了。苏静好笑着扶起了喜塔腊·å°”晴,“尔晴你何必如此,等到你二十五岁,可以出宫之时,本宫必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。”喜塔腊·å°”晴见状,也不好再说些什么,只得扮做一副小女儿的娇态。

璎珞见火候差不多了,便也要走了。纯妃挽留了一番后,倒也是让她走了。

她一路上都哼着一曲秦淮小调儿,来到了杏花春馆。“姐姐,你知不知道,今日法源楼的事儿?”璎宁看着璎珞,“知道。你怕不是刚从法源楼回来?”“我可是听了姐姐的话去做事。”璎珞倒是一副十分有理的样子。璎宁有些气急,便起身作势要打。璎珞见此,只好笑着求饶,“好姐姐,好姐姐。”璎宁见状,还是佯装生气,“以后还敢不敢乱说了?”璎珞赔着不是,“不敢了,不敢了。”

璎宁正了正色,问璎珞道:“都说了什么?”璎珞便老老实实的一股脑全说了出来。“你还算机灵,知道不能全说。”璎宁道。“但是,我总感觉喜塔腊·å°”晴似乎想重回皇后身边。”璎珞担心的开口道。“那是自然。她被不明不白的就换到了纯妃处,这纯妃的待遇可不比皇后,她自是想换回去的。只不过,肯定是要借助些歪门邪道的。”璎珞心里一惊。

璎宁说完这些话后,就吩咐宫人去着手准备午膳了。璎珞见此,就留在了杏花春馆。

午膳准备的倒是也快,不一会儿,就端上了桌。两人正说笑着吃饭,就听见外突然有人来报:“小主,皇上来了。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写勾心斗角搞得我都快要疯了

我收到offer了!开熏!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8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待宴毕,尔晴回了富察皇后处收拾东西,玉壶挥退了其他下人,一脸担忧的对苏静好说:“娘娘,您这是又何苦呢?”苏静好久久未作答,末了,叹了口气,“我早就知道他终有一天会迎娶他人,所以,这些年我总打听着京城中的适龄女子,可他,竟也会佩戴着这样一个低贱的奴才的香囊。”苏静好说完,也让玉壶退下了,“我想自己静静”。

另一边,杏花春馆处,也有二人在谈话。

璎珞伸手从骨瓷小碗里拿了块糕饼,却被璎宁伸手打了一下。“站没站相,坐没坐相。”璎珞只好正了正身,璎宁才放过了她。“姐姐,你这胎儿还能保几个月?”璎宁喝了口茶,淡然开口道:“两个月。”“那你想好该怎么办了吗?”璎宁并未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那你呢?你想好该怎么办了吗?还有,你以为苏静好就那么好骗?今日她是失态了,可不代表她会一直这样下去。”璎珞被璎宁这一串的反问惊到了,刹那间,大脑竟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那能做一日便是一日。”璎宁听了这话,笑了笑,“你这是在赌,赌苏静好对傅恒的痴恋程度。”璎珞心底虽然知道璎宁说得对,可嘴上仍是不服气,“那,难道姐姐就有好法子?”璎宁示意让璎珞凑近些,“苏静好是没那么好糊弄,可你,就不能助推波澜吗?”

璎珞愣了一愣。

纯妃静坐一会儿后,向外唤道:“玉壶。”玉壶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,忙跑进屋里,“娘娘,您可有事找奴才?”苏静好笑了笑,“你去把猫抱来我瞧瞧。”玉壶虽不懂她的意思,但仍旧是乖乖照做了。玉壶还未走出屋的时候,苏静好又突然叫住了她,“把那猫抱过来,给长春宫的那位。”玉壶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喜塔腊·å°”晴在皇后处收拾完毕后,向富察皇后方向下跪,行了大礼。其实,她本也不知为何,纯妃为什么要将自己选到她身边;在皇后身边,皇上、傅恒来的都勤,而若是调到了纯妃身边,大抵,只有太监了。

但她是个奴才,不得不从。祖父在自己初入宫时,就告诉自己,“除非嫁入高官子弟家中或得到皇上的青睐,她及整个喜塔腊氏才能出人头地。”她恨自己生在包衣一族,却也对此无能为力。

正想着,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宫女拦住了她,“尔晴姐姐,这是你的家信。”喜塔腊·å°”晴心中暗笑,这祖父虽在建功立业方面少有成就,可在在钻营门道方面,倒是朝中鲜少有人能超过。她向那个小宫女客客气气地道了谢——在这紫禁城中,你不知道哪天,兴许你身边的人就会一蹴而就,成为皇上的枕边人。

喜塔腊·å°”晴待小宫女走后,将“家信”放入衣袖内。她不想被人落下话柄,更不想让人依次来威胁自己。

她正走着,突然撞上了一个太监——这正是袁春望。喜塔腊·å°”晴望着他,这太监生的面相极为阴柔,眼底有自表面看不出的阴狠。喜塔腊·å°”晴道歉后,又继续向纯妃处走去。袁春望望着宫女离去的背影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喜塔腊·å°”晴到纯妃处后,面上仍是恭谦的。“奴才参见纯妃娘娘。”苏静好脸上也挂着清清浅浅的笑,“尔晴姑娘不必多礼。”尔晴起身后,纯妃又接着说道:“我于那日看见尔晴姑娘在皇后身边服侍,又因先前看见了姑娘的女红,才会在那天将姑娘讨到我这儿来。”苏静好伸手抚了抚尔晴的手,“既然到了本宫这儿,便好生些,本宫自是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尔晴应下后,看见纯妃正在逗弄着一只猫,并未有继续与她说教的情形。屋内持续了许久的寂静。

打破这寂静的是玉壶,“娘娘,愉贵人来了。”纯妃停下逗猫的动作,抬起头来,“快传愉贵人进来,她有身孕,应多休息才是。”愉贵人进了屋,“臣妾给纯妃娘娘请安。”纯妃见状,急忙上前把愉贵人扶起来,“妹妹有了身孕,应多休息才是,何必来向我请安呢。”说罢,示意尔晴扶愉贵人坐下。

苏静好将猫递给尔晴,尔晴伸手接过这猫,猫倒是没什么异常。纯妃和愉贵人正在攀谈,玉壶站在门口处,示意尔晴将猫抱过来。尔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纯妃,纯妃点点头,尔晴刚刚走到愉贵人的座前,这猫就如受惊般,从尔晴的怀里跳出,蹦到了愉贵人的身上,愉贵人大惊,从坐上跌下来。

愉贵人正巧跌下的同时,富察皇后也差明玉来送尔晴落下的东西,明玉恰好目睹了这一场景。愉贵人坐在地上,抱着肚子,一副受惊的样子。纯妃见,对玉壶喊道:“还愣在这做什么,宣太医。”玉壶听到了这话,急急的跑了出去。

明玉将东西放在地下,跑到愉贵人身边,将愉贵人扶到软榻上。这时有个眼尖的宫女喊道:“娘娘,见红了!”愉贵人听了这话,脸上的神情更加不安了。纯妃上前安抚着愉贵人,“妹妹莫担心,太医即刻便到。”

张太医从外急急的跑了进来,刚要行礼,纯妃示意,“张太医免礼,还请速过来看看这愉贵人的情形。”张太医上前,诊了诊愉贵人的脉,跪在地上道:“愉贵人并无大碍,只因月份日渐的大了起来,还是不要接触猫猫狗狗的好。”

愉贵人此时也不似刚刚如此,脸色似也缓和了不少,只是面上仍然是略有些苍白。

纯妃又吩咐其他宫人将愉贵人扶到里间去休息一番,而张太医回了医师堂给愉贵人开了几副安胎的药。接着,坐在了主位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终于逃离了我们婷姐的魔爪

我回来了!!!

今天可能还会写

嘎!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7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傅恒正想着,璎珞便进来了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璎珞一脸神秘,向傅恒招招手,“少爷,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傅恒探过头来。璎珞在他耳边耳语一番,傅恒听完后,“你当真要如此做?”璎珞点点头,随即,又走出去了。

过了几日,皇上便携后宫各位妃嫔来到了圆明园避暑。

在璎宁的马车上,高贵妃担心的问道:“璎宁,你当真要如此?”令嫔点点头,随即便不再说话了。高宁馨见如此,也不好再说什么,摇了摇头,叹息着下了马车。

待到了圆明园后,璎宁先见了璎珞。“璎珞,这事儿,万不可向其他人言说。”璎珞点点头,“姐姐只管放心好了,璎珞自己心里有数。”璎宁脸上带着些许担心;“我此举已算冒险,你却也要掺和进来。”

纯妃今日故意到皇上面前,只为看看傅恒。“奴才见过纯妃娘娘。”傅恒对纯妃行了礼。“富察侍卫不必多礼”,苏静好正说着,瞥见了傅恒腰间系着的香囊,十分扎眼。纯妃脸上依旧是以往的平和,内心却早已翻江倒海。到了皇上跟前,也未坐许久,就回了自己的别院。

“玉壶,你一会儿派人去问乞巧节那天是谁送去的香囊。”玉壶立在纯妃身旁,开口劝道:“娘娘,您还是放不下吗?”纯妃挥挥手示意玉壶安静,“本宫心中自有数。”玉壶便吩咐一个小太监去问。不出半个时辰,那小太监便急急地跑了进来。“回娘娘,娘娘吩咐奴才办的事,查到了,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尔晴。”苏静好听了这名字,似有些耳熟,“这尔晴是什么出身?”“喜塔腊·å°”晴,祖父来保,现为刑部尚书,是正黄旗包衣出身。”苏静好轻蔑一笑,“一个包衣奴才,却妄想野鸡飞上枝头变凤凰。”挥手令小太监退下。

等到酉时,家宴就已开始了。

开宴前,璎宁提前吩咐好自己的大宫女珍珠准备好。而另一边,纯妃也在做好最后的打算。

待到宴会开始,众人表面一副祥和之景,其实暗地里却早已暗结珠胎了。

在宴上,皇上赏了几位得宠的嫔妃汤羹。纯妃见尔晴正立在富察皇后身边伺候,观察着皇上的脸色。

待到时机成熟,纯妃便施施然的开了口:“皇上,臣妾有一事相求。”皇上并未当成什么大事,“纯妃说便是。”苏静好走到宴厅中央,跪在地上,“臣妾想把皇后身边的宫女尔晴求到臣妾身边来。”皇上抬起了头,询问了富察皇后的意思。“臣妾觉得,要是纯妃妹妹喜欢,尔晴就到她身边伺候吧,反正臣妾身边还有明玉。”皇后依旧是往常的温惠。皇上见如此,便也开口道:“既然纯妃喜欢,那尔晴就跟到你那儿伺候吧。”纯妃见此,给皇上与皇后行礼道:“臣妾谢过皇上、皇后。”皇后见此,吩咐尔晴去纯妃坐席处伺候。

宴酣处,御膳房送上了最后一道菜。其中递给令嫔的,恰好被纯妃下了药。这药毒性并不大,且发作缓慢,只可令令嫔难产生下死胎。璎宁早就知晓了这苏静好的鬼把戏,也知道自己腹中的胎儿活不过六个月即会小产。所以,璎宁便令叶天士准备了滑胎作用较弱的药服用。她知道纯妃断断不会做令自己霎时小产的事情——她日后,定还是要等待时机给自己下药的。璎宁心想:既然你如此想要我小产,那我便助你一把,令你成事更快些。

纯妃见令嫔丝毫不怀疑的饮下了那汤,心底松了一口气。她之所以如此做,倒也算是为自己的后路与孩子做打算——纯妃本是想一直在这宫中完璧死去,可今日皇上旁侧敲击的话,她听懂了,她并非什么愚鲁拙顿的女子,皇上的意味是,在这宫中,便安心做他的妃子罢了,万不能存什么其他的心思。这话太后也说过,不过,太后是讲了前朝的一位嫔妃的故事。苏静好是知道那位嫔妃的,可当时先皇已垂暮,自也是看不出来那位嫔妃的心思的——即使看出来了,那位嫔妃也可以入宫时日尚短来揶揄。她不同,皇上未登基时,她便就在潜邸了。

这令嫔的心思缜密程度是不输她的,知道皇上孝顺,便成日往太后寿康宫跑,给太后以血抄佛经……这些事,也成了太后侧面提点她的原因。此番令嫔有孕,若是再成功诞下一子,哪怕是她的地位保不住了,届时,她阿玛的官运必会受影响。

太后在宴上也并非面上如此。她近几日都还记挂着乞巧节那日的海棠树下。又快到选秀的日子了,太后在心底暗思。

璎珞到宴会中途便于琼华出了宴厅——琼华也是素来不喜热闹的。她两人并未回洞天深处,只是在闲逛。“璎珞,你这镯子是谁给的?”琼华瞧见了璎珞腕上的玉镯,低呼道。璎珞无奈的笑了笑,看来,这琼华怕是离知道这事儿不远了,不过,她却并不想在此时公布,便扯了个谎道:“这是我兄长给我的生辰礼,只是并未戴出来过罢了。”琼华应了一声,璎珞也并未知琼华究竟是信还是不信。

傅恒今日要值守,见无事,便想起了璎珞与他说的那法子。果然,在宴会上,纯妃将尔晴讨了过来。看来,这尔晴怕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。那纯妃打的穗子,璎珞也不许他摘——至少在事成之前。

傅恒正想着,听见了两个声音。其中一个是璎珞,另一个则应是二格格琼华。两人的低语傅恒并未全部听清,不过,他倒是明白了个大概——这琼华,大抵是看到了自己给璎珞的镯子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根据历史改了一下各位的人设,然后,最近要开始撕尔晴了,社会我魏姐负责火上浇油[依旧是手动滑稽]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6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深夜,待富察皇后入睡后,皇上来到了御书房。御书房中早已有人在此等候,“奴才给皇上请安”,皇上并未回应,径直走到软榻处坐下,“夏正则,说吧。”阴影中的人影一闪,开了口,“启禀皇上,最近,鄂尔泰似乎在朝中大肆结党营私。”皇上端起盖碗,慢条斯理地说着:“那张廷玉就按捺的住?”“张廷玉最近并未有何大的变动,只是,最近下朝后也不见客,门房称病。”皇上久久未答,末了,叹了一口气,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皇上并未直接回到芳碧丛,坐在软榻上待了许久,茶也放凉了。这朝中最重要的就是平衡之术,若朝中只有鄂张两大派,假以时日,朝廷必将天翻地覆,或许,应该问问皇额娘。

富察皇后并未入睡,她听着皇上起来的声音,却依旧假寐着——她睡不着。自永琏西去后,她时常如此。皇后翻身下床,从妆奁里取出长命锁,映着月光,忆着她的永琏。

人人都道她命好,年少时嫁入宝亲王府,做了福晋;后来,又做了皇后,居六宫之首;皇上对她所出的孩子疼爱无比……但她过得不快乐——渐渐地,她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姓,只记得自己是大清的皇后;不能流露出自己的情绪;无人会再喊她一声“容音”,也无人会在宫道上握住她的手……

皇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将长命锁置入妆奁中,锁上黄铜锁,躺在床上,浅浅的睡去了。

翌日一早,皇后还未在长春宫梳洗一番,就听见明玉风风火火的跑进来,“娘娘,高贵妃来了。”话音未落,高宁馨就已进来了。

“贵妃今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富察皇后坐在软榻上开口道。高宁馨不复如往常一般阴阳怪气,“臣妾此番来,是有一事相求与皇后。”皇后自是诧异的,“贵妃但说无妨。”高宁馨挥了挥手,一众下人便退下了。“还请皇后在两日后的圆明园家宴准许令嫔中途离席。”“令嫔有身孕了?”皇后一猜便知。“是。”高贵妃也并未隐瞒。

钟粹宫中,纯妃接过苏惠然递过的锦囊,“此番可被人察觉?”苏惠然开口道:“虽并未有什么,但却被高余馨看到了那只飞鸽。”纯妃脸色依旧是淡淡的,“高余馨?高宁馨的妹妹?”“正是。”“又是一个没脑子的。”苏惠然脸上带着些不解的神情,“姐姐为何这样说?”纯妃抬起头来,轻蔑一笑,“我不过今日略微提点了几句,便去了长春宫找皇后,看来,”苏静好顿了顿,“这令嫔的身孕是瞒不了多久了。届时,自会有人动手。”

延禧宫中也有客来访。“璎珞,尝尝这酥山。”令嫔开口道。瓜尔佳夫人与璎宁的母亲交好,所以璎珞便于璎宁以姐妹相称。“姐姐不怕纯妃先动手?”令嫔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“如果能用这孩子换我的长久清净,那也好。”璎珞问道:“姐姐可请太医看过脉象?”“看过了,孩子活不过六个月,就会胎死腹中。”“姐姐是想借助胎儿一事,扳倒纯妃?”“若仅凭我怎能扳倒纯妃?”璎宁并未继续说下去。

“娘娘,和婉公主来了。”门外有人来报。璎宁吩咐璎珞收拾一番,“快请公主进来。”“令姑母好。”和婉说道。璎宁走上前,蹲下,“和婉今日怎么来了?”璎珞见此,便先告辞回府了。

回到府上,璎珞恍如卸下了千斤重担。刚刚要将繁杂的衣物除去,换入常服,瓜尔佳夫人便走进了璎珞的房间。“额娘,你怎么来了?”瓜尔佳夫人看到璎珞正在更衣,“你快些。富察大人来访了。”

待璎珞更衣完毕后。富察夫人早已与瓜尔佳夫人交谈已久了。“璎珞,这是富察夫人。”璎珞在前世只曾见过她几面,不过,富察夫人眉眼之间与富察皇后极其相似。“璎珞见过富察夫人。”富察夫人打量了璎珞一番,开口称赞道:“倒真是个十足的美人了,不知年方几何?”“璎珞今年已有二八了。”“可曾有婚配?”还未等璎珞开口,瓜尔佳夫人替她答道:“璎珞尚未婚配,之前也有几家说亲的,可璎珞说,若是与不和之人浑噩一生,倒不如静待良人……”“额娘!”璎珞不依了,一副十足的小女儿的娇态。“好好好,不说了。”富察夫人看着璎珞,心里倒是越来越喜欢了。

翌日,后宫中依旧是一副诡谲的平和静好之态。

嘉嫔在储秀宫中忿忿不平道:“贵妃娘娘,皇上最近怎么也不来看您了?”高贵妃今日倒是出奇的淡然,“皇上来谁的宫里,那是皇上自己决定的,我哪能做皇上的主?”她也看出了嘉嫔的小心思,“你若是得闲,别老到我这储秀宫转,多去皇上面前走走,比在我这闲话管用多了。”

钟粹宫中,纯妃新得了一只黑猫,每日都加以逗弄。愉嫔每日都战战兢兢的,生怕那猫扑倒自己身上。这话不知怎地,传到了苏静好的耳朵里,她一边逗弄着黑猫,一边对身边的大宫女玉壶道:“这愉嫔也是,一只猫,又能如何?”玉壶应道:“那愉嫔也是过于胆小了些。”纯妃挥手让玉壶退下,其实她本想用这猫探探令嫔的虚实,可没想到竟误打误撞惊着了同样有孕的愉嫔,“这愉嫔倒是个胆小的主儿。”她似是自言自语道。

傅恒今日并无事,于是,便在侍卫所看书。正看着,听到了屋外传来一阵喧闹声。“哎,我说明玉姑娘,你这是要作甚?”明玉气不过,伸手去打海兰察,海兰察一闪身,明玉的手就打到了柱子上。“都怪你。”……剩下的话,傅恒也并未继续听,只是在心中暗笑:看来,海兰察与明玉也要再续前缘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· æˆ‘争取把这篇在开学之前写完

· ç„¶åŽå…³äºŽå®¹éŸ³å°å¤©ä½¿ï¼Œæˆ‘可能会给她写一个自由的结局

· è¿™ç¯‡æ–‡å…¶å®žæ”¹äº†éƒ¨åˆ†äººè®¾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5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璎珞听着琼华的话,一下子就笑了出来,“难怪。”琼华扁扁嘴,“纳兰·æ–‡èŒµä¹Ÿæ˜¯æ´»è¯¥ï¼Œå¥¹çš„眼睛都要长到天上去了,也不看看富察侍卫是怎样的人,成天痴心妄想,倒也不怕纳兰夫人要仔细着她的嘴。”

璎珞低头笑了笑,这少爷,还真是被不少人惦记着呢。

屋外高余馨与纳兰·æ–‡èŒµçº·çº·è¢«è‡ªå·±å®¶çš„格格拉了回去——到底都是堂姐妹,即使再互相看不惯,也不能在明面上表现的太明显。

七月七日,乞巧节。

灵犀今日穿了一身浅色的常服,韫玉说了句“今日未免太素了些”,和敬与和婉就笑个不停,琼华拉着璎珞,悄悄地问她这是为何,璎珞差点儿将嘴里的茶咳出来,也只好顺了顺气,说:“和敬和和婉是笑韫玉像个老妪般说话”,璎珞拉长了尾音,“就如同我们琼华格格一般。”琼华低声笑着骂了一句“小蹄子。”璎珞今日倒也未提点着,也笑了出来。

到晌午时,皇上携皇后与太后来了。各位公主、格格及伴读纷纷出来请安。请毕安后,璎珞与琼华便去了镂云开月。“璎珞,你看这牡丹,要不你回去在给我绣个牡丹手绢儿吧。”“我的小祖宗哟,我昨日才给你绣完荷花手绢儿,今日又要绣个牡丹。再说,牡丹是你能用的吗。”璎珞正无奈地说着,突然看琼华脸色一变,璎珞一回头,看到的正是富察皇后。“臣女瓜尔佳·ç’Žçžå‚见皇后娘娘。”“琼华参见皇后娘娘。”富察皇后依旧如前世一般,脸上始终挂着清清浅浅的笑,“都起来吧。”璎珞瞥了一眼皇后身边的宫女,一个是明玉,而另一个,则正是喜塔腊·å°”晴。

璎珞面上依然也笑着,可内心却如波涛般翻涌着,忆起了前世尔晴的种种所作所为,不知怎地,竟平白无故的生了几分气。“璎珞先行告辞。”说罢,璎珞便拉着琼华走了。“诶,璎珞,诶诶诶!”琼华喊着。“你怎么了?”“没事,我昨日晚间睡不着,现在倦了。”“那我们就回洞天深处吧。”琼华倒也不再勉强她。“要不,我们去上下天光看看湖吧。”璎珞也不好再拒绝琼华,便也应允了。在走过水木明瑟的时候,碰到了和敬公主。

“惠然,你先陪着琼华吧,我有些事情要对璎珞说。”和敬先开口道。“不必了,灵犀公主还等我去同乐园呢,就不劳烦苏惠然姐姐了。”琼华推脱了。苏惠然也是个极会察言观色的主儿,见琼华不愿意与她同行,也就顺了琼华的意,“那我就先不叨扰琼华格格了。”和敬见如此,也就只好说:“那惠然就先回洞天深处吧。”苏惠然应了声,便也走了。琼华见苏惠然走了,跟璎珞打了个招呼,也就去找灵犀了。

“和敬公主可找我有何事?”璎珞率先开口。和敬倒是一脸笑意,“我小舅舅约你今晚出来看烟花。”璎珞心里正纳闷,和敬的小舅舅会是谁,突然一想,和敬是富察皇后的嫡女,那她的小舅舅,自也就是傅恒了。

和敬在传完消息之后,倒也没有在说些什么。但自是要打趣一番璎珞的,“璎珞姐姐,我小舅舅和你是怎么认识的啊?”璎珞心想:公主倒真是会提问题,难道我能说我们上辈子认识?璎珞对这种话题,也就只好打个马虎眼。

在晚宴上,璎珞早就跟韫玉商量好了,韫玉去坐在琼华旁边,而璎珞则坐在了灵犀旁。席间,皇上虽在各位伴读的脸上都扫了一圈,但始终还是在璎珞脸上停留的时间更长些。灵犀似乎察觉到了皇上的目光,但也未出声,只是继续拉着璎珞聊天。酒过三巡,皇上与皇后留宿在了芳碧丛,而太后待在了长春仙馆。

待到放烟火时,璎珞提前与灵犀、琼华、和敬串通好,沿着一条幽径走到了上下天光。此时傅恒早已在此等待,新月洒落于傅恒的身旁,映衬得他格外好看。璎珞似乎记得那是怎么说的“陌上颜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。

璎珞踮起脚,悄悄的绕道傅恒的后面,就像前世一般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猜-猜-我-是-谁?”傅恒转过身来,眉眼里全是宠溺,“璎珞,你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?”璎珞装作不自知的样子,“灵犀与果亲王的生辰呀。”傅恒皱了皱眉,“还有呢?”璎珞扳着指头,“明玉?不对,琼华?也不对……”傅恒有些无奈地道: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肚子坏水。”顺手啜了戳璎珞的额头。“少爷在这光天化日、朗朗乾坤之下公然调戏我?这,得体吗?”傅恒笑了笑,“你这倒是一点儿也没长进。”

“那少爷既然知道今天是乞巧节,可曾给我备什么礼物?”璎珞说着,伸开了手,向傅恒讨要着。“你也知道今日是乞巧节,那我的香囊呢?”“哎呀,这几日光顾着给琼华绣手绢儿,忘了给少爷绣了。”璎珞装出一脸无辜像。傅恒叹了一口气,转过了身去,璎珞见此,也就不再逗趣了,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样东西,“少爷,回头!”傅恒回过了头来,见璎珞手里攥着一枚香囊。傅恒拿过香囊,璎珞又继续说道:“那少爷可知,我每年都会绣一个香囊,然后藏在暗格里?”傅恒知道她是在说上一世的事情,他不想再提起,便从袖中取出一对玉镯。璎珞见状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“少爷这是从哪儿寻的?”傅恒并未直接回答,只是问道:“喜欢吗?”璎珞点了点头。傅恒这才答道:“这是新疆的和田玉,我从两月之前就寻了松竹斋最好的师傅做的。”

傅恒正说着,就刚好放起了烟花。璎珞听着那一声巨响,吓得将头埋入傅恒怀里。傅恒暗笑,将璎珞从自己怀里拽出来。“璎珞,你看。”璎珞看着满天的烟火,拉着傅恒的衣袖,“少爷,你看!你看那边……”

待两人从楼上下来时,时辰已极晚了。两人走到一棵垂丝海棠树下告别。太后此时正因夏日炎热,出来清净一番,正巧看见了傅恒与璎珞道别,挥手停住了,“瑾汐,那一对璧人是谁?”桂嬷嬷张望了一眼,“应是富察家李荣保的九子与瓜尔佳氏的二小姐。”太后看着他们,似乎想起了一位故人,也曾这样与她花前月下,写下一纸婚书……“瑾汐,走吧,我倦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提前给各位小可爱说一下,过两天我可能要出去旅行,更的时间可能会比较晚

还有我的flag[月亮脸]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4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苏惠然从长春仙馆出来后,并未立即回到洞天深处去,而是走到如意馆处等待着。不一会儿,一只不起眼的鸽子扑棱着朝她飞来。她解下那鸽子脚上系好的红绳。“呦,惠然妹妹这是收了什么好东西。”说这话的正是高余馨。

“灵犀,你说,她们会说什么?”树后两人小声地对话。自打苏惠然从长春仙馆出来后,灵犀和璎珞便一路跟随着。“照我说,这纯妃可不像她面上看上去的那样,她妹妹又能比她差到哪里去呢?苏惠然这回定不会叫人抓到什么把柄。”

“妹妹莫非是在与心上人飞鸽传书?”高余馨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。苏惠然笑笑,“余馨姐姐说笑了,这无非是我阿玛自江南寄回的家书罢了。阿玛因思念我,这才单独给我寄了一封书信。”高余馨见苏惠然的话滴水不漏、无懈可击,“那我还要给妹妹陪个不是”那些讥讽人的话就只得恨恨作罢了。

灵犀与璎珞待她们走后,从香樟树后走出来。“你说,这高余馨竟如她的姐姐高贵妃一般,嚣张跋扈却有勇无谋。”“这苏惠然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,你看,常人本应慌乱的场景,她却镇定自若。看来,这回收的应就是家书,要不然,也不会选个这么显眼的地方。”“走吧,要是一会儿有人去了,就难解释了。”

果亲王坐在椅子上,听着傅恒传着口谕,心中暗思道:庄亲王与理亲王刚刚东窗事发,其同党尚未肃清,此时朝中人人自危,这人若是在此时滋生事端,相当于众矢之的……“傅恒,那张信纸,可是何种材料?”“回亲王,此种纸,是寻常人家所用的纸。但这墨迹,虽已是洇出,但却能看出是江南特有的徽墨。”“知道了,你先退下吧?”

璎珞在屋子里与灵犀清点的久了,头都有些晕了,“我出去转转。”她沿着小路走,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碧桐书院。她平日里倒是极少来这里,向西一看,西岩石上立着一座云岑亭。

“璎珞姑娘”璎珞回了神,一回头,看见的正是傅恒。“今日富察侍卫怎有空来?”傅恒走到璎珞身边,“今日正值我休沐,便将皇上前几日嘱托的事情办了。”璎珞朝傅恒一笑,“那富察侍卫愿意同我一同闲逛吗?”傅恒看着璎珞,两人走到苏堤春晓处,璎珞问他:“富察侍卫可知令嫔?”“之前听姐姐说过,温柔贤淑、知书达理,待下人也极好。不过,璎珞姑娘怎会突然问起来令嫔?”“只是前几日听惠然姐姐说过罢了。”傅恒听了这话,又试探的问道:“姑娘可听说过魏佳·ç’Žçžï¼Ÿâ€ç’Žçžå¬åˆ°è¿™å„¿ï¼Œå¿ƒä¸­å·²ç„¶æ˜Žäº†å‚…恒自也是重生而来,不过,她这回又起了坏心思,“这魏佳氏不是只有令嫔一位吗?”傅恒听到这儿,心中起了疑,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,“那大概是我记错了。不过,这人倒与姑娘同名呢。”

璎珞依旧是如同平常,“那倒是巧了,竟这魏佳姑娘竟与我同名。”傅恒虽然心中犹疑,但却也只能压下疑问,继续与璎珞交谈一些无关的话题。璎珞见傅恒如此,心中竟也起了疑问。但见傅恒如此,倒也只好与他聊天。

璎珞的脸终究是绷不住了,“少爷?你倒也信我胡诌。”傅恒看着璎珞,脸上也是藏不住的笑意,“是啊,我情愿纵着你。”“少爷,你上一世不是问过我,这一世愿不愿意守着你”璎珞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一脸认真,“我,瓜尔佳·ç’Žçžï¼Œæ„¿æ„æ­¤ç”Ÿç›¸ä¼´äºŽå¯Œå¯Ÿ·å‚…恒,‘得成比目何辞死,愿作鸳鸯不羡仙’。”傅恒将璎珞拥进怀中,“少爷,这得体吗?”璎珞的语气中都透着得意之气。傅恒本就不禁逗,随即便松开了璎珞。璎珞抬头一看,傅恒的耳朵已经红透了。

“少爷,你怎么看待苏惠然之事?”璎珞倒也毫不掩饰。“苏惠然此事,与她阿玛苏伯庸的关系不太大,令嫔刚刚有孕,虽尚未对外宣布,但一向精通药理的纯妃怎会看不出来,她应是从宫外取了些药材。但至于是什么,目前我们尚未可知。”

傅恒看了眼天色,“璎珞,时候不早了,我要走了。”璎珞望着傅恒远去的背影,眼神里满是恋恋不舍。

璎珞并未再回长春仙馆,直接回到了洞天深处。刚一进门,就看到了舒嫔的妹妹,纳兰·æ–‡èŒµæ­£åœ¨ä¸Žé«˜ä½™é¦¨äº‰åµã€‚璎珞并未理她们,走到了琼华的住处,却看见琼华一脸的不乐意。“琼华,你又怎么了?”琼华眼神转向屋外,“你看她们,吵死了。”

璎珞望望天空,“琼华,一会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?”琼华一脸不解,“看什么好戏?”璎珞回答了她:“你看这燕子低飞,而且,这云层色暗又厚,一会儿必然要下雨。凭借高余馨的性子,定是不饶纳兰·æ–‡èŒµçš„。”璎珞端起盖碗,啜了一口茶,“你就等着看她俩被淋成落汤鸡吧。”琼华听了这话,“噗嗤”地笑了出来,“那我就等着看戏了。”她把“看戏”二字故意说的重些。

果然,不一会儿,不出璎珞所料的下雨了,而且,颇有愈下愈大的趋势。纳兰·æ–‡èŒµè§äº†è¿™åœºæ™¯ï¼Œæƒ³èµ°åˆ°è¿™å±‹å‰çš„长廊上,但却硬生生地被高余馨给拉住了,“你今日若不给我一个说法,你就别想回去。”

璎珞望着她俩,心中觉得好生有趣,“琼华,她俩是怎番吵起来的?”琼华笑笑,“你肯定猜不到”,她顿了顿,“纳兰·æ–‡èŒµä¹Ÿæ˜¯è‡ªæ‰¾ï¼Œä¸çŸ¥å¥¹æŠ½äº†ä»€ä¹ˆé£Žï¼ŒæŠŠé«˜ä½™é¦¨çš„一件衣裳给泼上了整整一碗冰杨梅汤。若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也就罢了,可这高余馨与高贵妃一般,都是十成十的戏痴,倒也巧,泼的正是高余馨最喜爱的一件戏服。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是真的很喜欢高余馨(月亮脸)

延禧攻略 未妨惆怅是清狂 (3)

· cp   å‚…恒×璎珞

· åœ¨å°Šé‡åŽ†å²çš„前提下,有大量私设

· å¹´é¾„不符合史实

灵犀的生辰在七月七日。

各位格格早就备好了礼物,却在面上仍是藏着掖着——那天皇上也会过来,若是讨到了灵犀的欢心,皇上自也会对她们的印象加深,说不定,也可以由此得来一门好亲事。灵犀从韫玉那里听来了这句话,不以为然地道:“若是这样做,就能被赐一桩好婚事,那还不如多抽出写时间去京城的法源寺多拜拜。”韫玉听了灵犀这番话,竟也是哑然失笑。

另一边,琼华也正在同璎珞闲聊。“哎,璎珞,你说高余馨她们说得有几分真、几分假?”琼华摆弄着从它阿玛那儿讨来的八音盒。“琼华,你能不能先停一下摆弄那八音盒?要若是这样,你那荷花儿,我怕是要给你绣成牡丹了。”琼华听到璎珞这一番话,停下了摆弄她那宝贝八音盒,“璎珞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璎珞放下手中的绣活,端起茶杯来,饮了一口茶,“这魏佳璎宁,若是如赫舍里·å¯å¿è¯´çš„那样,魏佳氏一族,也未出些栋梁之材。而魏佳·æ¸…泰只是一介小小户部侍郎,虽不算太寒碜,这与其他嫔妃比起来,始终是逊色多了”,璎珞顿了顿,“但若是照高余馨那样说,这魏佳璎宁升位如此之快,大抵,应是有一个争气的肚子了。”

这魏佳璎宁,便是璎珞前世的姐姐,魏璎宁。

虽然圆明园里是一派平和之景,但这养心殿,却似充满了腥风血雨。

皇上将奏折一把扔在地下,“荒唐!这允禄和弘皙是要将朝廷翻了天吗?传朕的旨意下去,革允禄议政大臣、理藩院尚书职,弘皙削爵圈进,让他在自己的王府里清醒清醒,还有,不准朝臣探望允禄与弘皙,如有违反,同处革职!”傅恒正要进养心殿述职,却没想到恰巧撞上了皇上发怒。李玉见傅恒来了,连忙小跑到傅恒前面,“富察侍卫,您这会进去,说话可需提点些”,接着李玉又努努嘴,“皇上这会儿正为庄亲王和理亲王结党营私这事儿头疼呢。”傅恒听完后,向李玉拱了拱手,“傅恒谢谢李公公提点。”,随即,跨进了养心殿

“奴才给皇上请安。”皇上见傅恒回来了,压了压火气,“圆明园怎么样?”“回皇上的话,奴才并未发现什么,但有一件事情想请皇上定夺。”皇上有些疑惑:这格格出游有什么好定夺的。“你说。”“奴才发现,圆明园外有人在与其中一位伴读交流。奴才在见完果亲王后,正准备出园的时候,在一小路上捡到了一封破损的书信,字迹被雨水冲刷过,只可辨认一二。”“傅恒,你一路护送,可有什么异常?”“奴才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”皇上思索了一会儿,“你明日再去圆明园一趟,传我口谕给果亲王,令他这几日令人严加巡查,如若发现异常,立即禀报。”接着又摆摆手,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傅恒走出养心殿后,又想起了璎珞今日差点儿掉入湖中的情形,轻笑了一声。“傅恒,你今天又是犯什么傻呢?”傅恒抬头,看见的正是海兰察那张脸。“海兰察,杜拉尔大人没有教过你不能不敲门就进房吗?”傅恒毫不客气地说道。“哎,我说,你今天自打从圆明园回来就魂不守舍的,还老傻笑,该不会是,你看上了哪个伴读吧?”傅恒回敬了他一句:“听说,你最近跟我姐姐身边的大宫女明玉走的很近,这快到乞巧节了,人家明玉姑娘没有给你绣香囊吗?”海兰察的脸都快歪了,“那也总比你好!”傅恒腹诽:那可不一定。

傅恒之前不相信人有第二世,可现在,他信了。

当他在战场上死去后,唯独希望璎珞能对自己的那句话做出一个回答。或许是上天垂怜,竟让他有重来的机会了。

这一世,他要用八抬大轿,将璎珞风风光光地迎尽富察府,成为富察府的九福晋。

傅恒没想到纯妃这一世会这么早就按耐不住了,竟公然送信给苏惠然。但是他却不想直接向皇上禀报这件事——与其自找麻烦,倒不如直接借她自己的刀,杀掉皇上对她的宠爱与念想。傅恒现在都清楚的记得,姐姐在七阿哥死后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、跳下城墙后血肉模糊的尸体……

养心殿中,皇上批折子批的头晕,一抬头,却看见了璎宁站在门口。“令嫔,你怎么不进来?”皇上向门口说道。“臣妾刚刚想给皇上送些小厨房新做的糕点,但刚刚不小心摔了一下,有些点心洒落在地上,臣妾便又指使宫女再回去取些来给皇上尝尝,故在此等候。”皇上招呼她进来,璎宁刚想行礼,却被皇上免了,“你才有孕,又是初次,身子定有些不变,就先不用行礼。”“臣妾谢过皇上。”璎宁顿了顿,“臣妾今天来,是还有一件事想与皇上商量。”“说。”“臣妾的身孕已经两月有余,但臣妾私想,等月龄满三月后再与后宫各位姐姐宣布。刘嬷嬷说,我若是在三月前宣布,免不得冲撞胎神……”“你愿意怎么做,就怎么做。”“臣妾谢皇上。”

七夕节终是到了。

长春仙馆几日前就又被精心打扫、布置了一番,贺礼自清晨伊始,就已收了不少。璎珞边清点着,边感叹道:“灵犀公主今日可算是发了财。”灵犀赏给她一记暴栗,“璎珞,那等你生辰时,我要不也送你这么多?”“那公主可真是折我寿了。”两人正玩闹着,苏惠然进来了。

“惠然姐姐,你来了。”璎珞出声招呼道。“嗯,今日是灵犀公主生辰,我来送和敬与我的贺礼。”苏惠然淡淡答道。“和敬也是,连这几步路都不肯走。”“和敬公主说,今日午时再来给公主道贺。我还有事,就不打扰灵犀公主和璎珞姑娘了。”

待苏惠然走后,灵犀问璎珞:“你说,这苏惠然怎么这么急着走,我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。”璎珞似是无意的回了一句:“兴许,是有人约了惠然姐姐呢。”灵犀听着璎珞的答语,似乎若有所思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这三天里课真的好多,所以一直写的特别少,感谢各位包容我

我发誓过几天一定多写